》《河北省城乡规划条例》,其中对传统村落的保护和规划等方面做出了明确规定,要求保持和延续其传统格局和历史风貌,维护历史文化遗产的真实性和完整性。

  政策引导有力度,全省层面调查立档工作进行得如火如荼。自2014年9月开始,我省组织开展了为期一年半的传统村落专项普查工作,不仅对已列入前三批名录的村落进行标准化调查,还按照名录入选条件对新发现的160个传统村落全部立档。“基本摸清了我省传统村落的家底,为申报国 家 级 名录和保护利用打下坚实基础。比如井陉卢峪村、涉县原曲村等,经过我们调查立档和申报,此次都得以入围。”郑一民说。

  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发展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冯骥才曾坦言,“名录保护”只是传统村落保护的一种模式,我们要不断探索中国传统村落保护的新模式。

  “咱井陉这次24个古村落入围,其中14个来自新设立的传统村落保护区!”马佶说,针对我省传统村落分布集中、连片的特点,去年我省专家学者探索提出传统村落保护区模式,希望借此把一些亟待保护的、仍未列入国家名录的传统村落先期保护起来。这一共识迅速得到国家有关部门认可,被业内人士称为“传统村落保护的河北新思维”。

  今年6月,全 国第 一个传统村落保护区正式落户井陉。该保护区打破行政区划,对集中连片古村落整体规划和保护,范围涵盖天长镇、于家乡、南障城镇、秀林镇4个乡镇24个村庄,古村落面积达306.2公顷。马佶说:“从这次入围情况来看,保护区这种先期模式是可行的、值得推广。”记者从省民间文艺家协会获悉,接下来我省还将对蔚县、沙河、涉县等地进一步调查,让更多古村落群得到整体保护。